致仕在家后,黄春辉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。

    他如今就是暗夜中的萤火虫,往日有交情的好友不敢来,连邻居见到他也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一切,都是因为北疆。

    是他把杨玄推了上去,给皇帝增加了一个对手。

    皇帝没弄死他,是投鼠忌器,担心北疆反弹。

    但皇帝弄死敢和黄春辉亲近的人却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超品大员黄春辉这杯茶,比想象中的还要冷的快一些。

    “茶冷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教导孙儿的黄春辉端起茶杯,蹙眉。

    孙儿抬头,“阿翁,我去给你泡茶!”

    黄春辉伸手摸摸他的头顶,“让你爹去!大郎!大郎!”

    黄露急匆匆的跑来,“阿耶!”

    “泡茶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黄春辉得罪了皇帝,儿孙自然也会受影响,黄露的差事就被刷了,如今处于带薪休假的状态。

    黄露自然有些牢骚,却不敢对老父发,只有憋着。

    但黄春辉何等眼力,早就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黄露泡茶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郎。”

    黄春辉端着茶杯。

    “阿耶。”黄露准备出门,闻言回身。

    黄春辉嗅嗅茶香,“你看看那些权贵,父祖得意,到了下一代,多平庸。

    能力平庸也就罢了,可却飞扬跋扈,这便是祸根。

    如今咱们家虽然蛰伏,可为父却觉着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人,唯有在这等时候,才能看清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黄露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名利,在许多时候是毒药。”

    黄春辉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阿郎。”一个仆役进来,“宫中来人,陛下召见。”

    黄露心中一紧,“阿耶!”

    黄春辉笑了笑,“无碍!”

    他一路进宫。

    见到皇帝时,黄春辉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眼袋不小,可见睡眠不好。

    皇帝放下手中的文书,“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正经的君臣奏对应当是在殿内,出去走走,这便是闲散的君臣交流,是一种亲近的姿态。

    二人出了大殿,在外面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“黄卿家中儿孙可有闲散的?”皇帝开口。

    “并无。”黄春辉几乎是不假思索。

    “哦!你家大郎……记得最近闲赋在家吧!”皇帝揭穿了他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臣子自觉读书太少,最近在家中苦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皇帝缓缓而行,突然回身看着黄春辉,“黄卿刚到长安时,看着憔悴不堪,没想到歇息了一阵子,看着精神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黄春辉笑道:“陛下仁慈,不过臣看似精神了些,可内里早已耗尽了精气神,如今都不敢出门受风。”

    皇帝干咳一声,“可想过再出山?”

    黄春辉叹息,“臣做梦都想,可……力不从心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摆摆手,黄春辉告退。

    看着黄春辉远去,皇帝眸色阴郁,“老狗!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召见致仕的老臣后,都会赏赐些东西,以示对老臣的优握姿态。

    黄春辉空手进,空手出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晓,皇帝对他依旧是那个态度……恨不能弄死他。

    黄春辉回到家中,一家子都在忐忑等待。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黄春辉笑了笑,牵着最小的一个孙儿准备去后院。

    “阿耶。”黄露跟着。

    黄春辉说道:“陛下想施恩与你等,为父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黄露脸颊微颤,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为父精神颇好,为父说连风都不能吹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耶,这是要启用您的意思啊!”黄露觉得老父是湖涂了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情况下,重臣们的致仕都是不情不愿的。权力的甘美让他们忘记了身心的老迈,只想死在权位上。

    但黄春辉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心动了?”黄春辉澹澹的道:“当今陛下行事是无利不起早,为父是他的眼中钉,能弄死为父,他不会有半分犹豫。

    一个恨你入骨之人,突然对你和颜悦色,这里面,不是大坑,便是权衡。

    你去外面打探打探,老夫断言,定然有大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黄露应了。

    黄春辉继续教导孙儿。

    等黄露急匆匆跑回来时,黄春辉眯眼,“北疆?是廖劲还是杨玄?”

    老父宛如亲见啊……黄露说道:“田晓等人在北疆对杨玄出手,除去田晓和身边人之外,尽数被杀。”

    黄春辉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黄露站在那里,“阿耶,帝王对臣子用了这等手段,您不愤怒吗?”

    北疆是老父的心血所在啊!

    黄春辉耷拉着眼皮,“老夫说过,那是一头虎,陛下却把他当做是猫。”

    黄露说道:“此后,北疆和长安,怕是要貌合神离了。”

    黄春辉默然,等黄露走后,他抬头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干得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王换了一身便衣,只带着两个随从,悄然来到了黄家铁匠铺。

    “黄大妹出去买菜了。”

    先期有人来查探,“她一路还会和那些人说些闲话,会很慢。”

    越王点头,身后的护卫说道:“大王,可要弄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越王回头看着他,“你想死?”

    护卫:“那只是个乡下女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以把王妃丢在潜州多年不管,却心甘情愿……近乎于入赘般的在这个女人家中打铁,你以为就只是为了掩饰?”

    越王转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打铁声很鼓噪,越王觉着换了自己,大概率一天都坚持不下来。

    人生,不该如此浪费。

    “二兄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作甚?”

    “方才阿耶召见黄春辉。”

    “想让黄春辉回北疆?”

    “二兄果然聪明。让黄春辉接管北疆,杨玄就被压了下去,随后再徐徐图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耶就不担心黄春辉回去帮衬杨玄?”

    “黄春辉行事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杨玄行事没分寸?他只是不如黄春辉能忍罢了。你给我一下,我反手捅你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黄春辉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预料中事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杨玄便是大唐头号逆贼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过,此生不负大唐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越王微笑。

    卫王抬头看着他,“不是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誓言当做是狗屎!”

    越王干笑,“杨玄执掌北疆,二兄也算是有了强援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外面说我对东宫势在必得,说我身后势力庞大,可二兄你该知晓,谁身后的势力越庞大,阿耶便会忌惮谁。

    你说,这可是好事?

    我一直有些惶然,今日得知了此事,很是欢喜。”

    越王拱手,真诚的道:“从今日起,阿耶又多了一个令他忌惮的儿子,我的日子也会好过不少。多谢二兄。”

    “你虚伪的模样,和杨松成几乎是一个模子出来的。”卫王把刀坯往边上一搁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越王拱手,“今日心情大好,我去饮酒,二兄也该庆贺一番才是。”

    出了这里,谋士赵东平在外面等候。

    “虢国夫人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越王问道。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步履蹒跚,看着颇为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阿耶这是恼怒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大王,卫王那边坐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本来他不会被卷进去,可北疆大战,他单骑出塞,一刀斩杀敌将,只是为了与杨玄并肩厮杀。

    这份交情令人艳羡,可如今,这份交情却是猜忌的根源。

    本王,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皇帝派人去北疆拿杨玄,杨玄胆大包天,杀了那数百人……消息,就这么走漏了。

    魏灵儿在家中听到消息,一拍桉几,“拿酒来!”

    “小娘子,为何饮酒?”

    仆妇可不敢。

    魏灵儿豪迈的道:“子泰如此豪迈,当浮一大白!”

    赵三福在镜台的值房里,突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北疆之主,北疆之主……”

    王氏,王豆罗两兄弟商议了许久,出来时,一脸唏嘘。

    当初若是把那个少年挽留下来,今日王氏就多了一个佳婿。

    但当时王氏却弃之如敝履,就像是扔包袱般的,把杨玄扔进了国子监。

    现在,两个当家人唏嘘不已,都觉得当初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世家门阀是很牛笔。

    家大业大,田地多,人口多,钱粮多,渗透到了大唐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但那是北疆啊!

    大唐第一强军北疆军。

    杨玄还能自行收税,自行招募勇士。

    和皇帝闹翻后,他甚至能自行决定官吏人选。

    这,便是土皇帝。

    世家门阀的土地是不少,可有北疆多?

    广袤的北疆,无数山川,无数河流,无数森林,无数矿山,无数田地,无数人口……

    怎么能比?

    当初的落魄少年,如今已经成了一方之主。面对王氏,他亦能从容不迫,平等交往。

    张冬青依旧游走于权贵子弟中间,用挑剔的目光看着那些纨绔子弟,想从中找到自己的良配。

    今日她来参加一个诗会。

    所谓诗会,就如同另一个世界的趴体,酒菜,歌舞,女人……没什么不同。唯一不同的是,趴体是刺果果的利益和享乐盛会,而诗会多了一层雅致的面纱。

    一群男男女女正在喝酒闹腾,用自己含情,或是挑剔的目光看着那些异性。

    有人聚在一起低声说话,这是套交情。

    有人在讨好别人,这是想拉交情。

    正儿八经作诗的,竟然是几个圈子里最蠢的。

    一个纨绔跑进来,“大事件!大事件!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纨绔说道:“陛下派了翰林学士田晓带着数百人去北疆,田晓归来,那数百人,尽数被杨玄杀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要谋反?”

    “说是那数百人在山中伏击杨玄,被他反手屠光。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君臣之间竟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北疆,怕是要貌合神离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会震怒吧!弄不好会起兵!”张冬青突然莫名紧张。

    “田晓被抄家流放。”纨绔眉飞色舞的道:“就在方才,工部发了一批大车,装着兵器。户部打开仓库,弄了许多钱粮……”

    “送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北疆!”

    众人震惊沉默。

    一个少女举杯,以袖遮脸,“陛下这是……低头了!”

    皇帝担心北疆顺势割据,故而马上做出了姿态。

    他,低头了!

    张冬青神色复杂,想起自己当初看不上杨玄。哪怕他文采飞扬,可她深知,在大唐要想仕途顺遂,必须得有关系。没有关系,能力再强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可如今,那个当初她看不上的男人,却令帝王低头,成了北疆之主。

    后悔了吗?

    张冬青看到那个少女举杯痛饮,然后擦擦嘴角,红唇儿微启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不能嫁给这等男人。杨玄……男儿当如是!”

    这一日,杨玄这个名字在长安城中,被无数人提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兴的初秋多了几分肃杀。

    树叶泛红,被风一吹,零落飞舞。

    长陵坐在室内默写经文。

    外面站着两个侍女,詹娟急匆匆的走来,“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长陵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詹娟进来,“杨先生求见。”

    杨嘉被带到了书房外。

    “公主,陛下今日令户部筹集钱粮,等庄稼收成后兴修水利,被林雅一伙拦截了。”

    长陵揉揉眉心,白皙的额头上多了一抹红色,“林雅能说什么……整军备战?”

    杨嘉的眼中多了钦佩之色,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陛下是什么意思?”长陵问道。

    杨嘉说道:“陛下寡不敌众,想请公主入朝。”

    在皇帝驾崩后,长陵一直在府中抄写经文,为先帝祈祷,从未出门。

    “等!”

    她拿起毛笔,重新开始默写经文。

    父亲去了。

    皇太叔登基。

    登基的当日,就有内侍在宫中自尽,外面随即流传着新皇残暴的消息。

    皇太叔不动声色和林雅等人来回过招,看似及及可危,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手段了得啊!

    可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上次皇帝就吃了一次亏,刚收拢的心腹被林雅一伙找到了把柄,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那一次,皇帝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现在,他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父亲,我该去帮他吗?

    那些字彷佛化为了赫连峰的脸。

    慈祥。

    经文写完。

    合上。

    长陵放下笔,起身。

    “更衣!”

    外面欠身等候的杨嘉赶紧回避。

    詹娟带着侍女进来,有人去拿衣裳,有人去拿化妆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公主,有那边的书信。”

    一份书信被送到了詹娟的手中,她打开看了一眼,“公主,是那人。”

    “念!罢了!”长陵摇头,伸手,詹娟把书信递给她。

    内容很短。

    ——帝王不该死于深宫之中,马革裹尸方是归宿。长陵,节哀。

    长陵看着那熟悉的字,说道:“纸笔。”

    她俯身,在桉几上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“送去桃县。”

    她换了一身紫色的衣裙,缓缓走出去。

    抬眸,一双眸子中多了威仪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那些逆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