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些规则之力,相互之间会有所排斥,我是否要强行将它们融合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左风有些焦急的传音,虽然已经预料到,灵气的相互融合会有些困难,可是当真正开始融合以后,情况到底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特别是当这些单属性灵气,它们在融入了规则之后,再想要将它们彼此融合,跟单纯的将灵气融合根本就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不要强行融合,如果要强行完成融合,它们之间存在规则的排斥,若是一旦让这些规则之力爆发,不光你所建立起来的联系会遭到破坏,更糟糕的是会直接让你自己受到重创。”

    幻空听到左风的想法,只用了非常短的时间来思考,就已经有了判断,他并不同意强行融合。

    师父的传音让左风放弃强行融合,又不能够不去融合,一时间左风被眼前的情况搞的有些进退失据。

    他要将这些融合了规则之力的灵气融合到一起,同时又不能够将它们强行融合,好像一名非常饥饿的人,他的面前就摆着一份食物,那是盘滚烫的豆腐,无论多么着急就是吃不到嘴里去。

    凤离的情况非常糟糕,虽然左风无法继续分心探查,不过凭着对外界的感觉,凤离应该没有选择自杀的方式来跟对方拼命。

    毕竟凤离本身所具备的实力和修为摆在那里,如果全力以赴的出手,幽魂又必然会不顾一切的反抗,那么碰撞所掀起的能量冲击,也必然会是非常惊人的。

    如今除了凤离之前调动力量,想要搏命一击的时候,出现了非常惊人的气息波动外,如今周围的能量波动,相对要平和许多。

    然而越是感受到这种平静,其实左风的心中就越是着急,如果不是将凤离逼到绝路,它是不可能打算舍命一击。现在自己阻止了对方,那么现在的处境肯定会越来越糟糕,到最后可能连拼命的力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不管左风再如何着急,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,便始终会被卡在这些带有规则之力的灵气,无法融合到一起的问题上。

    左风心中焦急不已,匆忙间连连传音询问,幻空也给出了几种不同的意见,来尝试着将那些灵气融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规则之力,却是彼此间存在了排斥,几种方法都相继尝试过,结果却没有一种能够最终成功的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其他人,这个时候可能已经彻底傻眼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,又或者是只知道一味催促幻空,给出新的更好办法。

    左风却与这些人不同,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就学会了自食其力,面对困难的时候独立解决。哪怕到了现在,一步步都是在执行着师父幻空的命令,他却从未曾放弃思考,特别是在幻空给出的各种建议都失败以后,他思考的时候也变得更加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眼下幻空就算是再厉害,也不可能将任何状况都提前预料到,更不可能考虑到全部问题的应变之法。尤其是这些灵气由自己释放而出,而自己才是那个更加清楚真切感受到,所有变化的人,所以也更应该参与到解决问题这件事上。

    左风非常冷静的将自己尝试的种种方法,快速的在脑海当中回忆了一遍,尤其是自己动用的那些方法,伴随着的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结果全部是,这些灵气未能够融合到一起,可是在使用各种不同方式进行尝试的时候,反馈出来的结果还是有一定细微差异的。

    再将这些尝试在脑海中重新回忆和比较以后,突然之间左风就一下子愣住了,那些尝试过的方式中如走马灯转动后,在其中一种方法上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两两尝试融合!为什么会是这种方法?这种方式为什么会与其他方法的差异更大,还是当时感受的不准确。”

    左风忍不住自言自语,连他自己都对经过一番思考后所面对的结果感到吃惊,可这就是自己经过一番比较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左风虽然焦急,但是思绪却并未因此而变得混乱,稍微犹豫后他便直接再次开始尝试按照相同的方法去融合。

    那些灵气在左风的控制下,按照之前的尝试两两进行融合,只不过结果毫无意外以失败而告终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左风并未因失败就停下来,他马上就进行了调整,也就是将两两组合的灵气,顺序上进行了一下调整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样的调整之后,左风马上就发现了不同的地方。首先是再次尝试结合的时候,排斥之力出现了相应的变化,虽然只是微小的变化,但是这绝对可以说明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这些灵气在进行调整的时候,某两处空间内也隐隐有一丝微弱的波动产生。虽然这种波动很小,可是对于左风来说,绝对算得上天大的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左风没有任何犹豫,立刻就把自己尝试后的结果,传音告诉了幻空。对方此时也正在为这个问题而发愁,待得到了左风的传音时,立刻就变得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幻空忍不住在心中,再次暗暗的夸赞了左风一番,同时又忍不住将其与夺天山的那些弟子相比较。

    ‘我夺天山的弟子,算得上是各方势力当中,对手下弟子培养最为用心的,可是如今这么一比较,终究这左风更加优秀。

    光是左风这种遇到问题,不推,不退,不诿过,不服输的态度,就已经能够超出,我曾经很看重的小辈一大截了。

    可惜他并非我夺天山之人,否则…… ,哎!’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幻空脑海当中思绪转动,各种情绪翻腾中,到底在想些什么。只不过这些想法,对于幻空来说,只是如同闪电般在脑海当中划过。

    那些一时间的感慨,并未耽误幻空去思考左风所发现的变化,对于幻空来说,眼前他最需要的就是出现变化,任何一点点的特殊变化,都是解决问题的契机。

    将左风尝试的结果,以及尝试过程中发现的细节变化,在脑海当中快速的汇总,他就已经有了思路。

    “将顺序重新调整一番,每种属性与其它两两组合,全都要进行尝试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传音到一半,幻空却是突然间停了下来,随即便马上继续传音,补充道:“那两个引起空间内变化组合,这两组不需要调整,特别留意一下其它属性间的组合,只要引起空间内的细微变化,就说明这种组合正确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幻空如此说,左风毫不犹豫的就行动起来,虽然他没有师父想的这样具体,可是他想到的思路,大致方向倒是基本一致的。

    如果全部要进行两两组合,这工作量绝对不小,然而好在那七种属性当中,已经有两种已经固定了下来,就只需要去确定其它组合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左风不敢耽搁时间,立刻就开始调整灵气,开始尝试各种组合了。好在也不需要将全部组合都尝试一遍,按照幻空的要求,只要两两组合的时候,引起空间内的变化,就说明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也就不到一次呼吸的时间,左风就已经获得了所有灵气的正确组合效果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全部尝试完毕,只是有一点我无法确认,就是雷属性与火属性,还有雷属性与水属性组合后,都有着相同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结果,幻空倒是马上就明白过来,立刻向左风传音道:“你所在的不就是雷属性规则的空间么?”

    听到幻空这样一说,左风马上就明白过来,与此同时他直接按照自己尝试的组合,开始将那些灵气彼此结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开始对于雷属性规则灵气,他无法确定,要将其与火属性组合到一起,还是应该与水属性结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火与水本身就是两个截然相反的属性,如果无法最终确定,那么结合的效果也必将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现在左风已经有了决断,立刻就将各种属性组合排列到一起。雷属性、火属性、风属性、金属性、木属性、土属性、水属性,两两组合后依次将它们排列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些灵气属性结合的瞬间,几乎全部的空间都开始出现了变化。这一次不是那种细微到难以察觉到的变化,而是非常激烈的规则之力变化出现。

    自水属性空间开始,后土属性空间、木属性空间、金属性空间、风属性空间、火属性空间、最终到达雷属性空间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这些规则之力依次行走,最终灌注到雷属性空间的瞬间,左风等人的头顶上,直接出现了惊人的变化。

    先是无数雷电滚滚,然后是无数烈焰,狂风,长针,藤蔓,沙尘,暴雨。当这些能量变化出现的时候,左风马上就将这边的情况传讯告知了幻空。

    幻空没有犹豫,立刻就指示左风传音告诉凤离,让它动用本身的天赋能力,释放那些星光物质融入到天空中那些规则之力中。

    左风一边迅速传音,一边已经明白,师父幻空其实预料到现在的结果,只是对于过程中的问题无法完全预判到。

    如今既然获得了最初想要的结果,左风也非常干脆的传音给凤离,之后那来自七处空间的规则之力,便顺理成章灌注进凤离的身体当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