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恭喜苏宗主!”

    “贺喜苏宗主!”

    四周传来诸多激动的声音,好像他们才是凤凰宗弟子,又好像苏寒才是日月神教教主一样。

    望着这一张张正在涨红,甚至是有些稚嫩的面孔,苏寒神色露出复杂。

    他吞噬了多少的资源,他自己最为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资源,用在日月神教这些弟子身上的话,那一定会培养出不少的强者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日月神教弟子,却没有任何嫉妒、不满的神色,反而因为自己突破而感到高兴,这让苏寒不由生出了些许愧疚感。

    同时,也让他那原本彻底冰寒的心,稍稍温暖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人,都那么坏……

    “苏宗主!”

    不等苏寒开口,天公太祖就道:“八重祖圣,远远不够,你且在那里站着,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!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苏寒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那些日月神教的弟子,脸上也都是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哗!

    !”

    只见天公太祖挥手,地面陡然震荡起来,一条条裂缝随之被撕开,场面宛如地震一般。

    有滔天的光束,从日月神教中心处的地底冲起,能够清晰的看到,在那光束之中……蕴含着三道虚幻身影!

    能看清面容,但每一道都双眸紧闭,没有任何气息散发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苏寒看向天公太祖。

    只听天公太祖道:“这是我日月神教的先辈残魂,他们陨落之前,将浑身修为都凝聚到了残魂当中,这跟吞噬其他修士的修为精华不同,而是类似于修为灌顶,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,让修为得到暴增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苏寒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一旁的古灵也是眼童收缩,露出强烈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什么是底蕴?

    这就是底蕴!

    一座势力的底蕴,或许是某一些物品,或许是某一些强者,又或许是某一些顶级功法、手段等等。

    可毫无疑问的是,但凡是真正称得上‘底蕴’的东西,都会被用在各大势力旗下的强者或者是天骄身上,因为这是他们最后的依仗!

    就拿这三道残魂来说,他们在将修为凝聚到残魂里面的时候,就注定了他们会在陨落之后,彻底的魂飞魄散,再也没有轮回的机会。

    因为残魂与别人融合,就相当于是被吞噬!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愿意这么做的人,有几个?

    放眼整个日月神教里,如这样的残魂,又有几道?

    谁都知道这些残魂有多么珍贵,甚至天公太祖这样的强者,以后突破半步主宰,甚至是主宰境的时候,都可以将其当做助力。

    堪称无价之宝!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种珍贵到了极致的物品,天公太祖却是拿了出来,而且一拿就是三道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是你说的大礼?”古灵喉咙滚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我说的大礼!”

    天公太祖沉声道:“对苏宗主来说,从八重道圣突破到九重,显然需要的资源还要更多,而且时间也要长上许多,继续用净身池,让苏宗主突破九重道圣不现实,而我们也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以这三道日月神教的先辈残魂,助苏宗主,再破一重!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苏寒断然拒绝:“能够拼着魂飞魄散,再无轮回的风险,凝聚出这么三道蕴含修为之力的残魂,苏某能看出这三位先辈到底是有多么的大义凛然。可也正是因此,苏某不能要!”

    之前苏寒一直自称为‘本宗’,可天公太祖的做法,却是让他彻底动容,不由得将‘苏某’这两个字又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是在天公太祖面前虚伪,而是着实因为天公太祖的做法而感到敬佩,即便他知道,天公太祖这么做,到底是为了什么!

    “这三位先辈之所以会留下这样的残魂,目的就是为了造福日月神教的后起之辈,让日月神教能够有更加辉煌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苏寒道:“相比之下,苏某只是一介外人而已,在净身池当中,吞噬那么多修为,已经让苏某感到愧疚不已,若再融合这三位先辈的残魂,那必然会违背他们生前的理念,也会打破他们对日月神教寄予的希望,这成何体统?!”

    古灵也开口说道:“是啊,且不说这三道残魂本身有多么珍贵,光是他们代表的意义,就足以说明一切。我跟苏寒都知道日月神教深明大义、碧血丹心,但说到底,我们不能违背先辈们的遗愿,也不能代替他们来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程教主,你真的是有心了,这三道残魂,你还是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从日月神教离去之后,苏寒就会前往我太阿宫,进入冲天界当中,我会尽可能的,让他突破到九重,甚至是十重祖圣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天公太祖神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冲天界我知道,不是你古灵想怎样就怎样的,到底能不能突破到九重,还是得看苏宗主自己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听到‘古灵’这两个字,所有日月神教的弟子都是狠狠一震。

    紧接着,所有目光都朝着古灵看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古灵主宰?

    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太阿宫老祖?

    他……他怎会如此年轻?!

    震惊归震惊,但这些弟子并未在此刻开口。

    只听天公太祖道:“放眼各大势力所拥有的秘境当中,冲天界的确是数一数二,可也正是因此,苏宗主在冲天界里会获得何等造化,那才是未知的!据我所知,有人在冲天界中突破了一个大境界,也有人葬身于冲天界里面,你古灵就能保证,苏宗主真的会是前者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古灵神色一滞。

    是啊,他的确是决定不了。

    冲天界的确是太阿宫的秘境不假,但那不归他古灵掌管,也不归任何一个人掌管。

    苏寒能否在冲天界获得造化,全凭他的气运,跟古灵没有任何关系,跟太阿宫也不会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古灵之所以那么说,只是想要劝解天公太祖,不想后者竟说的如此直白,让他都没办法辩解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,我能!”

    天公太祖指着那三道残魂,再次沉声开口。